作品名作者名

乱花渐欲迷人眼,当下紫砂怎么玩儿?

时间:2020/10/12 17:02:07

玩壶是很多喝茶人对紫砂文化的一种追求。但是,紫砂的江湖有很多种,有我们迷恋的质朴本色,也有让人渐迷双眼的乱象。打开自媒体和网路,对紫砂的诟病和担忧有时大于对它的赞赏——多么奇妙的物件,做壶者期待每一次的崭新,玩壶者渴望看见每一把壶的不同,兰陵破阵万骨枯是精彩,昆明池底照劫灰是迷醉,爱壶者在难以预料又万分期待中困惑地、纠结地爱着紫砂壶。

故此,我特别想说一说,乱花渐欲迷人眼,当下,紫砂壶该怎么玩呢?白居易告诉我,在浅草中寻找马蹄的踪迹,是冲出紫砂江湖的王者之路。

汲古斋斋主 汲老

30年前,我涉足紫砂、瓷器和高端茶器的经营,汲古斋见证了紫砂的辉煌,见过了市场的火爆和疯狂,当然,也看见了它的沉沦、冷淡和凄凉。

我们都因紫砂壶而来,纵然具体职业不同,心向往之的紫砂梦却无异,困惑、纠结与问题也无异。从专业角度讲,紫砂壶的辉煌与沉沦都非横空出世,走到今天它受诸多因素的影响,其中也反映出了我国发展各个历史阶段的社会缩影,也蕴含着人们对茶文化从复苏、认知到理性的过程。在发展的过程中,随之而来的市场扩容、监管缺失和圈子文化的诞生,也产生了各种壶友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材料真假难辨、职称泛滥成灾、代工现象极为普遍……真是应了那句话:“上帝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

说到这里,痛心疾首,我也是紫砂人,在紫砂的江湖里摸爬滚打,我深深爱着紫砂,真的不希望它没落或灭亡,我更希望它绿树长青、青春永驻、一直辉煌,能够成为和每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文化载体。尤其在近一、两年,紫砂界可谓冰火两重天。线上的各种大赛、大展、大拍,自媒体推介和宣传层出不穷,异常火爆。而线下实体店却哀声一片,紫砂市场在萎缩,昔日非常繁荣的几个陶瓷集散地也好不凄凉。紫砂冰火两重天的局面,我认为跟紫砂发展速度有关,也和今年的经济形势有关,更和经营模式的转变有关,诸多原因,只能探讨,无从解决,难以驾驭把捉,听多了大家对紫砂的抱怨、受骗的经历和千金买到的教训,我心生一鼓作气,紫砂江湖里浮生漠漠,谁与高处觅景,倚剑长歌?不在沉默,听惊雷划破长空。

汲老在宜兴

我们讲紫砂,无非一个“乱”字,而这乱象一直都在。十几年前,我就大声疾呼,紫砂应该有序健康的发展,应该正本清源,匠人应该要有一种归属感,商品和艺术作品应该有严格的界定。紫砂壶不仅是一个实用器,用来泡茶满足人们在品茗过程中的享乐,更具备紫砂材料的稀缺、并与它特殊的艺术魅力息息相关。当然,如果是好的、稀缺的艺术作品、真正的大师之作,它同时还具有金融属性和收藏价值,是真正的“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

再来看紫砂的历史,我简单地作了归纳:从农耕文化走向市井文化,从市井文化走入社会意识形态阶层,又逐渐发展到艺术的殿堂。特别是当代,随着人们对精神文化的需求和对茶文化的追逐,每个人都渴望的拥有几把紫砂器。正是这精神层面的追求成就了紫砂壶的发展,它是几百年来人们对中华文化的不懈追求和探索,也是一代代艺人的口口相传,是先祖给我们留下的非常珍贵的文化遗产。

汲老在陶瓷城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紫砂今天的乱象让我担忧又心痛,我曾想以我三十年的玩壶经验给出爱壶人一个很好的答案,所以我多次撰写文章、做直播、做视频,和大家交流探讨紫砂文化,今天,我用眼观前、后、左、右四路,一纸清白,万种心痕,交代玩壶晨昏。

前观“洗濯形容露,剜挑口眼通”。莫让超低价格,损害了健康。物美价廉本身就是伪命题。价格是由生产成本、劳动成本、合理费用、合理利润组成的。如果一个产品的价格背离了它的成本构成,无论如何是生产不出来的,更何况紫砂壶还要讲究质量和价值。所以在价格方面,千万不要有侥幸和捡漏心理,捡漏的前提是要对紫砂知识有高度的理解和认知,对紫砂市场有深刻的解读,否则谈捡漏,只能是痴人说梦。再说的远一点,“杀头的生意、赔本的买卖”都没人做,不要相信网上那些一、二百元的所谓“原矿全手紫砂壶”的虚假宣传,底线的生产成本都下不来,怎么可能被你捡漏?这个价位只可能是一些以次充好的“化工壶”、“灌浆壶”、“机车壶”……是有损我们健康的头号大敌,更甭提实用和艺术价值了。

汲古斋斋主 汲老

后观“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要给我自己定位,自己适合哪个段位的紫砂壶。如果是初学者,我建议以实用为主,这个阶段不要追求全手与半手工,它们在喝茶体验中没有任何差别。只有进入一定的阶段,当对全手、半手工有一定了解之后,才能感受到它的差异之美。如果是收藏阶段,要着重考虑作品的稀缺性、原创性,更重要的是大师的品德和技能,必须是行业内风向标式的人物和作品。

左观“有所丰收有所贫”。专注产品本身,不要迷信职称。职称是国家对艺人技术水平的认可,也是培养人才、鼓励更多的优秀艺术匠人不断创新,全身心投入职业的衡量。但当前的职称也脑洞大开,乱中有乱,一是行业乱,宜兴的五朵金花,紫砂、钧陶、青瓷、精陶、美彩陶,现在除了紫砂之外,其他几个品类都日渐没落。而紫砂虽是一枝独秀,在业内也是两极分化,高价位高出天际、泡沫横生,低价位低得离谱、背离了生产成本,中间段又价值错位,把商品壶当好的礼品壶卖、把好的礼品壶当作品壶卖,把商品和艺术品相混淆,这是紫砂整体之乱;二是职称评定渠道乱。很多的高级职称是外地评定,并非外地就不可以评高级职称,而是“术业有专攻”,每个专业都有自己专业的评定标准,对于紫砂壶职称的评定,只有宜兴的标准规定才是最科学、规范的;三是大师代工,也就是行业里讲的挂羊头卖狗肉,实际上是带有欺骗性的巧取豪夺;四是五花八门的评比和各种大赛获奖,稀释了紫砂艺术的真正含金量。

汲古斋斋主 汲老

右观“大矩崇规,链金烹矿”。紫砂艺术品和商品的界定没有规矩。这是管理者的问题,长期以来有化工壶、机车壶、拉坯壶、压坯壶,还有半手工壶,这些都是快销品、实用器。管理者应该在紫砂实用器领域去伪存真,严厉打击化工壶;同时,对机车壶、拉坯壶、压坯壶等其他成型方式的紫砂壶,要标明工艺方法。因为这些成型方式不是宜兴传统的紫砂制作工艺;对于半手工壶和商品壶,它们能满足大多数壶友的实用性需求,就要明确标注身份。它属于流通类实用类的,可以有它的市场、也可以让它发展壮大。而对于大师壶,带有收藏性、原创性、金融性的艺术作品,更要严格把关,加大监管力度。对这些作品和作者要给予保护,同时完善注册程序,让每件作品都有它的档案和密码,所有作品都可以溯源,让作者有数、有序,为作品负责,让藏家安心。

文之最后,我还是想说,紫砂壶,其实没有那么多困惑和纠结,把快速奔跑的脚步停一停,等一等文化和工艺,也许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几百年来,真正的紫砂壶变了么?

没变。

它本无尘土,只是人心复杂。

我和汲古斋正在努力做,并期待诸位玩家也擦亮慧眼,君不见蠡河之水入丁山,溅出名品佳器如惊雷。紫砂江湖,有你有我,终会汇成一股清流。今朝捧起阳羡一丸土,共君与这香茶同一醉。

作者:汲志斌

庚子年秋于汲古斋


版权所有:汲古斋-壶朋网  地址:长春市南关区通化路青怡坊茶城11号

电话:0431-81068466  135-9607-3300   访问流量统计:

吉ICP备14001476号-3    吉公网安备 22010602000344号

技术支持:抚顺市众联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024-52433666

微信公众号
斋主微信
淘宝店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