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名作者名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记我与突尼斯驻华公使Ben先生和斯里兰卡驻华公使Sayaddarage先生的文化交流

时间:2020/10/8 16:58:13

中秋佳月最端圆。更难得的是今年的中秋和国庆长假赶在一起,本想休息几天,但由于朋友在辉南搞了一个沐都里稻米有限公司,让我和几位好友参观一下,帮忙出出主意。盛情难却,我和几位好友驱车前往辉南。

实际每到节假日是传统商业最忙碌的日子,二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敢休息过一天,哪怕大年初一,我也要坚守在服务的岗位上,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有事无事常在行吧。近几年,电商异军突起,传统服务行业的实体店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一方面想着整个街道和市场冷冷清清的,大家只有在节假日才能逛逛商场,才能到实体店坐下来交流和体验,我不敢轻易地休息一天;另一方面汲古斋近几年投身电商事业,忙得不亦乐乎,线上的流量在逐步分化,做得风生水起,我也清闲了很多,恰好友相约,既能帮助朋友做点事,也算忙里偷闲给自己放一天假,缓解一下压力。

辉南沐都里稻米有限公司

10月3日,秋高气爽、风和丽日,我和几位好友来到群山环抱的三角龙湾深处,当我们在沐都里徽派建筑群里把酒言欢、畅谈友谊之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是我的小老弟徐总,这位小老弟原本是经营化妆品生意的,事业发展得风生水起,他是我见过的年轻人中比较精明、干练、务实、有拼搏精神的人,特别是在营销方面,他用互联网思维和新的营销模式来领跑行业,虽然年轻却有格局、有魄力、有胆识、有能力,是我接触的诸多营销大家之一。徐总原本是我的壶友,因紫砂壶结缘,十几年来我们“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相交相知的感情由生变熟,由熟变亲,特别是近几年市场受到严重冲击的情况下,我们相互扶持,互相鼓舞,共克时难。

我和徐总的通话永远不用寒暄,他的一句:我想老哥啦!足以饱含我们所有的情深。他说,节日期间会带上他的两位好朋友——突尼斯驻华公使Ben先生和斯里兰卡驻华公使Sayaddarage先生回吉林,一同游览长白山,品地方美食,交流特色农业,探讨合作渠道,还要特别抽出一天时间,造访汲古斋,畅叙离情。

汲古斋创始20多年来,每每天南海北的生意伙伴和同道好友缘聚长春,我都会紧锣密鼓的款待、交流,也一定挤出时间安排行程,驱车3小时,把自己最珍视的好朋友引向我心中至高无上的圣地——长白山,那里是清澈碧透却难得一见的天池水,那里是八百里看不到尽头的原始林海,那里更是清王朝296年基业的发祥圣地,曾以龙脉保护之名,被清王朝封禁了216年,是不可一见的人间秘境。在今天看来,这个漫长的封禁过程,虽然客观上阻碍了东北与我国中原发达地区的融合发展,却也成就了长白山一山览四季的奇特风光,“接驾天成龙门峰,祥云瑞从足下生。润泽一统江山秀,甘露缘于水晶宫。”大概清乾隆皇帝也被长白山丰富、珍贵的动植物天然物种折服,遂作此诗吧。我按捺不住与新朋老友又要缘聚的喜悦,立刻让助手问行程、订饭店、备礼品,真应了唐代诗人刘长卿那句“欲扫柴门迎远客”的意境,喜从心中来,忙乐两相宜。

由于我在外地不能及时回去,我们就改变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待到他们从长白山归来之时我再为他们接风洗尘,以尽地主之谊。6日我如约而返和跟国际友人交流文化。这几日长白山大雪封山,他们的路程受阻,直到晚上8点30分才返回长春,这样我只能改变了接待地点和方式,在酒店来设宴款待他们。

长白山天池风光

夜色渐深,霓虹闪烁,整个城市流光溢彩,沉浸在节日的祥和之中。晚上9点,我们在饭店与徐总和国外友人相见,见面那一刻我们感到两位公使先生对中国文化非常青睐,特别是斯里兰卡公使Sayaddarage先生,他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非常熟悉中国的风土人情。翻译为我介绍说,这是汲古斋的斋主,20多年来热衷传播紫砂文化、陶瓷文化和茶文化,他们微笑地看着我,表现出了极为浓厚的兴趣,气氛瞬间异常的热烈和真切,当他们知道我就是汲老本人时,更是连声说着very good!中国文化very good!我们真诚又热切地交流着,紫砂是素朴的器物,厚重而富有韵味,瓷器是China,是“温温玉色照瓷瓯”,他们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当知道我经营世界三大高香茶之一的中国润思祁门红茶时,他们又像天真的孩子一样渴望着品尝一杯茶。“茶爽添诗句,天清莹道心”这也许就是汲古斋作为文化媒介献给世间最好的冲淡之心。我当即送给他们每人一盒润思祁门一号,他们如获至宝,感觉受到了最大的尊敬和最高的礼遇。我也在一个眼神中发现了东西方文明的差异。在我们国人眼里,衡量礼物的标准在于价格,虽然嘴里讲的是文化,但骨子里看的还是物质本身的价格,我很少看到我们所谓的高官和大款在接到茶叶之后有这种异常兴奋的眼神。我们儒家讲,君子之交淡如茶,但是我们实际在交流礼品时,既不“淡”,看重的也不是茶,由此我想到了伊斯兰人还是那么虔诚,还是对文化那么执着,南亚对文化和事物的真挚执着真值得我们儒家文化的发源国好好学习。

汲老与突尼斯驻华公使Ben先生

在交流的过程中,我们推杯换盏,公使Sayaddarage先生有点酒瘾,也连干数杯。高兴之时,他们问我什么是干杯,我说干杯在中国就是把酒全部喝掉,以示尊敬,在西方讲就是杯和杯的亲吻,他对我这种解读表示很生动并乐意接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们聊到了国家历史,想起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斯里兰卡的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她是中斯友谊的使者,也是我们中印和谈的信使,为此和周总理结下了深刻的个人友谊,她也曾经访问过长春,那时的我带着红小兵的袖章举着鲜花,夹道欢迎这位总理。谈到这里,公使Sayaddarage先生异常兴奋,连连说 good,good!并表示今天是他最开心的一天,因为遇到了汲古斋的汲老。我们谈到了中西文化的交接点,谈到了丝绸之路的瓷器,这时公使Ben先生异样兴奋,他打开手机给我看了很多图片,都是突尼斯精美的陶瓷制品,我跟他讲,这个就跟我们的仰韶文化一样,有兽鱼纹和人面纹,由此还追溯了中西文化的起源地,对此公使先生赞不绝口。当我们谈到他们的瓷器很发达,水具、餐具、咖啡具等各种器皿的时候,他又了举起了手,连连对我说very good!我们继续延伸谈到瓷器文化,我说,他们的瓷器是骨瓷,骨瓷是西方文明在中华文明瓷器上的借鉴和发展,遗憾的是我们已经落后于西方。以突尼斯为代表的现代瓷工艺已经非常成熟,公使先生对我高度认可他们的工艺和文化又表示深深的一个very good。同时我也和他讲,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淄博已经借鉴了西方的制瓷工艺,现在骨瓷也做得有声有色,也有大量的出口,对此公使Ben先生又是连连的very good!

汲老与斯里兰卡驻华公使Sayaddarage先生

晚宴即将结束的时候,二位公使先生不约而同地提出,要我们去他们那里投资或者开办公司、工厂,可以想象两位公使不管走到哪里都不忘自己国家的兴旺和发展,并且向我们开出了很多招商的优惠条件。我向二位公使先生表示了深深的感谢,同时也由衷地感慨,只有爱自己民族、爱自己国家的人才能成为受尊重的人,我们每个公民热爱自己的事业,更要热爱自己的祖国。

几个小时的畅谈和交流很快过去了,我们告别在深夜。惟有今宵,皓彩皆同普,我们各自心中依然激动不已。眼望公使的车子在视线中消失,我抬头仰望夜空,一轮圆月高悬半空,3000年以前,当满载瓷器、丝绸和茶叶的航船从中国海岸出发时,是不是海面也曾经升起这样一轮明月,不论时间怎样流逝、世事怎样变迁,只有文化根植于海上丝路的两端,也只有文化能在天涯此时让人与人之间迅速产生共鸣,友善、包容、互惠、共生,这是我们向世界传递的中华情结......

作者:汲志斌

庚子年秋于长春汲古斋


版权所有:汲古斋-壶朋网  地址:长春市南关区通化路青怡坊茶城11号

电话:0431-81068466  135-9607-3300   访问流量统计:

吉ICP备14001476号-3    吉公网安备 22010602000344号

技术支持:抚顺市众联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024-52433666

微信公众号
斋主微信
淘宝店铺